奶昔是什么鬼

垃圾画手,自娱自乐,tag随缘,
没有特定画风,有参考的会在文中标明(以前部分会打tag),指绘,不会特效

【咕噠中心】Alter-ego

写的太好了(擦眼泪)如果太太不允许站内转,我就删了_(:3」∠❀)_

骨噠噠噠噠噠:


  • 只想說咕噠的故事,無關任何從者,無cp


  • 戲份較多的從者:梅林;

    對話過:玉藻喵、達文西、高文、坂田金時、清姬、弗拉德三世。

    帶過武器名或人名的就略過吧。


  • 捏終局+個人臆測的咕噠結局。







1. 




作為一個人類。


為任何不成氣候的小事喜怒哀樂,


為生命中任何錯肩的人悔恨滿足,


然後平凡地死去。




何其幸福。






2. 




迦勒底迎來第一次全盛期。


最古英雄王、神代最後王裔甚至是統領圓桌之王,都曾在歷任御主的召喚下現世,然而誰都不曾預料那位「作為候補的第四十八個普通人選」會在一次機遇中成為御主,空前駕馭大量從者,無論是英靈的質或量都創下驚人紀錄。


將足夠供應迦勒底電力的種火清點完畢,藤丸立香將單子交給玉藻貓。


「高文和蘭斯洛特會將種火送去達文西那邊,崔斯坦跟我蒐集第二回合的種火,妳先將素材和種火送到瑪修那。」


「沒問題的喵!唔,這上面......又有十位英靈的素材滿了。」




藤丸立香銜著指套,鮮紅令咒的手背自黑色手套滑出。


「期待完整體的從者太多了,不能讓他們等太久。提供迦勒底電力的種火必須多收集一點,無論電力或魔力的資源都稍嫌不足(1)。」


「嗚呼......」玉藻貓半邊臉藏在單子後,水汪汪的大眼睛望著少年。


少年沒有抬起頭,將胸前的衣服拉平:「妳想要的新項圈,今天會帶回來的。」


「哇!!!最喜歡御主了汪汪!!我會永遠跟隨你的!」


少年象徵性地拍拍環抱他的少女。崔斯坦的豎琴聲已在走廊那端響起,和著他琴聲的,大概是大衛吧。如果醫生還在,或許......不,算了。


然而在他走向崔斯坦之際,身後的低喚讓他停駐腳步。


「Master。」




柔軟的花瓣擦過臉頰,藤丸立香還沒轉過頭,細長手指已經替他拂去髮上的花瓣。






3.




「習慣噩夢之後,你的成長速度相當驚人啊,因為繼承了英雄們的記憶與夢魘嗎?」(2)


是數年前藤丸立香的請求--原本確實做了些能力所及的事,然而那個少年在漸被落花掩蓋的火光中抽出割裂腹部的短劍,『梅林,夠了,不必為我做這麼多。』


被識破了。


那一瞬間熊熊大火吞噬了柔軟花瓣,本能寺的樑柱經受炙烤,空氣裡漸漸傳來惡臭。花之魔術師並沒有離去,就那樣看著藤丸立香扭曲五官,直到夢盡。


『無關是非。』(3)




從那一天後,他就這樣守候在夢裡,少年穿過姿態扭曲、被穿刺於木樁上的死屍堡壘(4),也踏過無數屍體縱橫的戰場,甚至錯覺般夢囈出臣屬與子民這類稱呼。殺戮、被殺戮、看著心愛之人被殺戮,也曾有過美麗的夢景,但或許太過美麗,他的御主會露出比哭更難看的表情。


那幾年裡,他的御主彷彿將白日及黑夜都用來成長。




藤丸立香望向梅林,眼瞳太過湛藍,映出天空似的。


「身為英靈,他們並不能改變生前的過去,無論是作為英雄流傳千古,還是受到背叛、一生汙名。試圖理解他們真正的模樣,是我唯一能替英靈們做的了。」


梅林看著遠方自行活動的英靈們,收集種火的難度並不高,並不怎麼需要御主的指示,騎士甚至在戰鬥中撩起悠揚的琴聲作為娛樂。


「嘛......是因為這個緣故,傻瓜似的圓桌騎士全都回應你的召喚嗎。哈哈哈。」


「梅林。」


「嗯?不不不,我不想看到你這個表情,肯定又是麻煩的事。」


藤丸立香垂下眼睫,「我有一個夢得向你確認。」而後將額髮往後刷,日漸成熟嚴肅的五官在梅林看來,與亞瑟王受聖杯詛咒的模樣總有幾分相似。(5)


「那是個美夢,被你打斷的美夢。


 那是你的夢嗎,梅林?」






4.




繁複的咒文總是令他咬到舌頭。


一點血味在唇齒間溢開,藤丸立香察覺到梅林的吃痛聲,吻便落入前者舌間,傷口迅即癒合。


因為太過自然,梅林幾乎可以想見少年的精神與身體如何不再屬於「藤丸立香」。那些繁複的魔術迴路在少年的頸上與耳下隱隱浮現,仍不能掩蓋去淡紅色的痕跡。


千里眼毫無保留地映出少年的懊悔與獻身,如何在失去迦勒底供應的危急時刻補救,如何減輕迦勒底電力供給為魔力的壓力--如何熟悉被索取。


他看見少年已不再羞赧,公事一般褪下緊身衣。少年竭力避免那樣的情況,甚至技巧性地控制從者受迦勒底強行增加羈絆與留戀的程度。酥麻感盡管在唇裡騷動,少年退開的雙眼無垢而理智,「再來一次。」


梅林揶揄道,「再親一次嗎?樂意至極,畢竟很好吃......」


少年責怪地推開他玩笑的臉龐,「當然是重新唸咒。」




那是個重現夢境的咒語--儘管他已經向藤丸立香說明那並非自己的夢境,但那確實是從自己衍伸出去的產物。不知名的花瓣從四周湧來,又像魚群受驚般猛然散去,婆娑光影在地面閃爍,少年出於下意識地環住他的腰,梅林噙著笑以柺環住少年。


寧靜如海下的光影迅速往頭頂退去,混亂的光束與氣流從腳底往上湧,少年張大眼睛直直瞪著下面,直到他們落了地--白紗般布料穿透過身體,那是個色調單一但肅穆的大堂,延伸著沒有盡頭般的長桌,桌旁或站或坐地佔滿了人。


恩奇都、吉爾伽美什、大流士三世......藤丸立香一一認出他們,也有不認識的,他們彷彿看不見少年與梅林,少年恍惚地沿著桌旁走下去,阿拉什經過他身旁時狐疑地沉吟一聲,桑松仍用他愛慕的眼光注視瑪莉,純白衣紗的尼祿鼓著臉頰......


無不是自由自在的模樣。


藤丸立香看著他們,偶爾佇立在旁聽他們對話,唇角也不自覺往上。




他來到一處空位上,那座上落著十只指環。


梅林看見他扶著座位的五指慢慢捏緊慘白。是的,那個位子,一直都留給所羅門王,英靈殿的每一個人都明瞭在心。


在那空位旁還有一個空位,少年疑惑地看向梅林,尚未開口,那個異景便發生了。驟然的寂靜,眾英靈像是受到什麼打擊似的停下手邊動作,緊接著是金色的血--古埃及裡,神祇的血是金色的。(6)




然而在這裡,那是英靈迎接死亡的顏色。


一個,三個,五個,以驚人的速度,從者們一個個消失在英靈殿裡。


「終於來了嗎--藤丸立香......」


阿拉什站在藤丸立香身後,這令少年臉上浮現驚異。難道被認出了?然而他回過頭去,阿拉什卻看向遠方,藤丸立香正要開口,逸散的金色粒子幾乎讓他心口一窒,在阿拉什拉弓之前,已經有什麼毀掉了英靈。


英靈殿的大柱受到了侵蝕般出現裂痕,黑蛛絲般的詛咒在空間蔓延開來。


少年聽見很多人喚出了「藤丸立香」四個字,佇立於英靈殿彼端的少年也有一模一樣的面孔,唯有手臂上的機械武器透露改造人身分。




「藤丸......立香......?」


回應他的是改造人展開身軀的全副武裝,以及徹底死寂的英靈殿。






5. 




梅林如他的玩笑又吻了御主一次,但這一次他的御主臉色發白。


「呼吸!Master!」


如夢初醒的藤丸立香大口大口喘氣,因冷汗涔涔而滑膩的手心差點讓他撐不住身後桌子,梅林拉著他坐穩,直到他平息呼吸與震驚。這之間梅林也沒有發問,如往常守護他的夢境直到最後。




「那不是夢,是你的千里眼。」


「......嗯。」


魔術師想說些什麼緩解這過於緊繃的氛圍,然而少年攢緊他的五指,示意他什麼都別說。風捲起了窗上白紗,梅林看見少年頸間浮出雞皮疙瘩。


「梅林。」


「嗯?」


「你說過,你本不可能以從者身分召喚至迦勒底,不過是因為出於個人的興趣,才假裝以是從者一樣被召喚到這裡,是嗎?」


「是。」




藤丸立香抬頭直視他,因著落霞,那雙眼睛的顏色變得難以言喻。


「......在你到這迦勒底之前,就已經知道英靈殿裡那個『他』是我了吧?這就是你在這裡的原因嗎?」






6.




藤丸立香不是沒想過這種事,歷任御主中也有進入英靈殿之人。


以他空前大量召喚並熟稔從者的程度,一旦作為英靈受到召喚,這份對大多從者長處與弱點的認知,勢必會成為他最有價值的地方--


也會成為他人手裡最可怖的兵器。




並不需要他成為多具殺傷力的從者,只要他順從召喚之人辨認英靈的真名與弱點,這就足以造成破壞性的後果。所以他早就想好了,若是不具進入英靈殿的資格,那是最好的,他已經將計算從者數據的資料銷毀;但若具備成為從者的資格,那麼他會拒絕抑止力,扼殺任何可能被利用的機會。


所以那個東西,那個彷彿是他噩夢具象化存在的從者究竟為何存在,他必須找出原因並且摧毀。


頭痛欲裂。


瑪修擔憂地看向臉色慘白的他,「前輩,難道是發生什麼事了嗎?」


藤丸立香聽聞這聲音,忍不住環看四周,這裡是迦勒底的大門口--「我難道又睡在大門口了嗎?」


瑪修一愣,隨後也笑起來,儘管仍是擔憂,「前輩是說你來到迦勒底的第一天吧?」


--那時的他與現在的他相去甚遠。


不再為了從者的消失自責,不再因一時的撤退沮喪。




若是戰敗,重新召喚從者,


若是滿地屍骸,踩踏過去即可,


如果還有無法打敗的敵人,那就成為敵人。


「如今的我,已經是這樣的存在,可以為了目的犧牲他人,」藤丸立香自嘲,「或許比任何存在都想毀滅人理,但我還是希望大家可以安然......」


「胡說什麼呢!前輩!」瑪修提高了音量,「自始至終,前輩你都是那個前輩,在我害怕時緊緊握住我的雙手,在不能逃出去時微笑說『啊啊,我們一樣了呢』的前輩,並不畏懼死亡的前輩寧可犧牲他人也要完成的目的,並不是為了你自己。或許是因為這樣......不,就是這樣,正因為是這樣的你,所以大家才回應了你。」(7)




瑪修還想說些什麼,然而少年那句「謝謝妳」的表情讓她說不出話。


--謝謝你們。


少年垂下頭重複道。






7.




藤丸立香


職階:Alter-ego。


屬性:秩序‧惡。


筋力A 耐久A


敏捷C 魔力A


幸運E 寶具E


瑪修飛快地抄下數據,然而召喚系統上飄浮的從者卻讓她心亂如麻。


尤其在數秒前那個擁有與前輩一模一樣面孔的人舉起雙手,從雙臂彈出的彈匣對準她與達文西--嘴裡精準無誤地吐出她和達文西的真名。就連人理之礎也無法抵抗少年無敵貫通的攻擊。


那迫使藤丸立香不得不祭出第一枚令咒:不得傷害除了「藤丸立香」以外的所有從者。這句話曖昧不明,瑪修雖然覺得奇怪,卻一時想不出怪異點。畢竟第二枚令咒的使用來得太快,內容也太過錯愕。


「你,Alter-ego,將成為我的憑依從者,我藤丸立香則成為你的容器,和我融為一體--我以令咒命令你,無權選擇是否交出力量。」


「前、前輩!!!」




在第二道令咒消逝於手背上的瞬間,藤丸立香轉向一旁的達文西,「之前已經跟孔明談過了,要重現瑪修成為亞從者的過程是有難度的,但對萬能之人達文西而言,沒有『不可能』的事--已經找出方法了,甚至適用於並非胚胎階段的人類,只是這還在實驗階段,是嗎?」(8)


達文西神色變得嚴肅:「但是,這次召喚的英靈與先前全然不同,所謂Alter-ego--是母體,也就是藉人類原型塑造出的高級AI,即使『他』無法拒絕交出力量,但是『他』的殺傷力來源於靈體的機械。」(9)


「是,所以我需要妳,達文西。」


藤丸立香深呼吸口氣:「英靈們保護我也夠久了--也是時候捨去我做為人類的這個身體。」






8.


「現在可以確認,正因為我不在英靈座之內,所以該位魔術師不得不創造出Alter-ego,在未能確認Alter-ego的製成過程之前,能做的只有活下去--」


展開雙臂的藤丸立香讓高文為他披上外衣,那雙湛藍的眼睛如今益加鋒利,


「直到目標徹底摧毀。」


這特質與那名三天三夜追逐敵手直至勝利的騎士相去不遠。騎士淺淺一笑,單膝跪地並親吻如今僅存一枚令咒的手背,冰冷的溫度並未使他退卻,「賭上太陽騎士之名,我將為你取得完全的勝利。」(10)




百年。


迦勒底的第一次全盛時期足足百年,前三十年間的風雲人物不啻藤丸立香,出於不知名原因改造了軀體,成為了一個機械人及亞從者--這讓他具備了不老不死的潛在條件,除非憑依英靈消失。


儘管如此,他仍驅動大量從者收拾魔神柱碎片造成的特異點,抑或是並非特異點的異境。他當然是後起御主的榜樣,更多人傳述他在那場改造之後-或多或少受到了英靈的影響-變得邪氣。或許是為了一己之私召喚出數目眾多的從者,或許是為了不老不死才將自己改造成亞從者,關於這樣的說法也在歌頌的背面同樣流傳。




然後他消失了。


迦勒底標記他的死亡,但未紀錄他的死因。多數人臆測他死得並不體面,或許因為貪婪,或許被時鐘塔封印,誰知道呢?


「以這樣的知名度及功績,藤丸立香說不定能作為英靈被召喚。」


蔚藍天空下的御主們歡欣鼓舞這般討論,粉色短髮的少女不由地緊簇雙眉。






9.




示巴對人類未來的觀測已經進化到三百年,藤丸立香站在五百年後的迦勒底,天空一片灰暗,他的雙瞳比天空更藍。


人理奠基值,C。


「收得到信號嗎,達文西?」


訊號那頭傳來模糊的答應,藤丸立香道:「我借了未來世的迦勒底,確認是這個時間點無誤了。製造Alter-ego的地方就在現在這裡的迦勒底。」


訊號那頭只有嘶啞的沙沙聲,藤丸立香不確定是達文西沉默了,抑或單純的收訊不良。「我已經請這裡的『妳』協助了,待會兒我就會切斷通訊,不用擔心。」


「......立香!」


「妳還是一樣好看,達文西。」藤丸立香停了下,又道:「一直以來謝謝妳了。替我向瑪修問好。」切斷通訊之後,藤丸立香伸手示意,從者們分別以自己的方式跟上。




他說了謊話。


燕青在失去消息前傳回了資訊,這個迦勒底裡並沒有達文西,甚至沒有其他御主,先進許多的示巴正在運轉。僅僅數句,燕青便失去音訊。示巴本來就是迦勒底觀測未來的儀器,同時也觀測著迦勒底內外。藤丸立香招來特斯拉,耳語數句後,特斯拉便離開了。


迦勒底的電力癱瘓比想像中更耗時間,他甚至懷疑特斯拉已經遭遇不測--直到迦勒底的廣播聲傳來,沉穩的女音要求人工切換至備用電力。


沒有人。


閘門即將關上,「就是現在!」


海克力斯與阿斯忒里歐自外頭破壞入口,藤丸立香環著坂田金時的腰,高飛的黃金熊號在落地後以令人耳膜發痛的聲響加大火力,輪胎後刷開高漲的火焰,幾乎與迦勒底內部湧出的熱火合而為一。


「呀哈!!抓好了!御主!!!」


「啊,還請你小聲一點,畢竟不希望太快被找出所在位置!」


「可是這樣就一點也不golden了、大將!」






10.




英靈殿並不是靈子錨點可以到達之處,然而燕青說過示巴仍在運作,不排除五百年後的迦勒底找出直達英靈殿的方法,那麼就可以解釋Alter-ego如何進入英靈殿。他很確定這個時間點Alter-ego還未被製造,或者剛製造不久,英靈殿一旦受到干擾,支持從者們的本體消失,必然影響分體。


迦勒底的模樣變了很多,原先是管制室的地方一片冰冷,藤丸立香猜測那是個冷凍保存室,依稀能看見一些肢體的保存。他原想提腳就走,然而他辨認出了其中一個容器的殘存肢體--那上頭令咒的模樣與他無二。


「清姬,這裡必須變成火海,一點也不剩。妳懂我的意思吧?」


「啊,這麼過分的請求......!不過,既然是安珍的願望,說什麼都交給我吧......啊等等,你要去哪裡?」


藤丸立香看著被拽住的衣角,輕撫清姬的頭頂:「把躲在道成寺裡的『安珍』找出來。」


「不行!不准再去道成寺了!」清姬鼓起臉頰握住髮上少年的手,如此冰冷堅硬,幾乎令她顫了一下。只那一下少年便抽回了手,彎下腰道:「我會回來的。」(11)




召喚室裡空無一人,地面留存大量坑洞和子彈,藤丸立香查覺到異樣。「難道是我評估錯了,這時候的Alter-ego是被召喚出來的,不是被製造出來......?」


王鬼猛然刺入地面,藤丸立香看見那上頭凜冽的光芒。


「也存在著一種可能,Master--


 作為傳說誕世,就好比余這樣的存在。」弗拉德三世立在門旁,居高臨下地看著探測地面痕跡的藤丸立香。少年苦笑,「只有這樣的話,不足以解釋Alter-ego殺戮從者的天性,你看這些彈痕,不是由內往外,而是由外往內。」


「也就是說,Alter-ego潛入了召喚室破壞系統。」


「是。剛剛在管制室發現了我的肢體,如果沒錯的話,是當時要求達文西將我的肢體改造成機械時留下的殘肢,當時確認已銷毀,不知為何卻出現在這裡。應該是製造Alter-ego的要素之一.....」




有什麼輕飄飄地落下了,金色的。


藤丸立香瞪大眼睛,那裏已經沒有弗拉德三世。


取而代之的是在任何未來都不會死亡的魔術師--梅林。


「跟我來。」






11.




「你猜測得沒錯,這個時間點確實是Alter-ego被創造不久的時候,毀損範圍還只是在英靈殿。」


「這不是我的猜測,這是犧牲了福爾摩斯得到的情報。」


「......弗拉德三世和傑克正在和Alter-ego對峙,由傳說所構成的從者並不那麼容易被抹去。但同樣的,Alter-ego也不容易,他的一部份組成確實是後世對你的傳聞。至於你想知道的,他為何能到達英靈殿--


 因為他能夢到我的夢。


 『駕馭所有從者的能力』,幾乎等同於和所有從者定下契約的效力,這就是他的寶具,不具有殺傷力。所以身體被改造成具有攻擊力的機械。我們必須在他抵達根源、徹底破壞抑止力前阻止他(12)。」


「帶我去英靈殿,身為亞從者的我吸引得了他。」


「現下也只有你能吸引得了他。」梅林道,藤丸立香聞言抬頭,熊熊燃燒的迦勒底裡,早已沒有其他從者。






12.




藤丸立香沒有多少與人實戰的經驗,因為第一道令咒的約束,他甚至沒和敵對的從者交戰過。這時便十分慶幸Alter-ego僅是敏捷C,為了能與Alter-ego抗衡,機械強化無一不超過了Alter-ego原本的樣子,然而此時此刻,對面的Alter-ego也強化了。


是完整繼承他認知的AI體。


沒有了需要供應魔力的從者,皮膚上的魔術迴路發著癢,機械傷害遠遠超過測試紀錄,但藤丸立香滿腦子懊悔,他已經無數次模擬過與Alter-ego的戰鬥,但此時此刻那些安排都像是已經被對方洞悉似的一一被排除。擊敗未來的自己是件多困難的事,他總算明白了,並想到那個總是讓他頭疼、此刻卻有些懷念的伊莉莎白。




會讓你們恢復原樣的。


我以第三道令咒命令自己,藤丸立香,將英靈殿恢復至原有的樣子。




「--如果你是我,確實是我的話,就應該明白我絕對不會踏進那個地方,更不會做出這樣的事。如果你有自己的名字,就報上名來。」


啪。


改造人張口,舌間露出砲口,隨之而來的是巨大轟擊。


梅林早已放出幻術,倒塌的英靈殿無處不飄盪著花瓣,團團花簇翩飛直達天際,四周景象換了模樣--正是傳說中的阿瓦隆。




你這是作弊,梅林。藤丸立香用唇語如此道。


但那片幻覺也很快被改造人擊破了,是的,無敵貫通。梅林攤著手,也以唇語回應:那邊的「你」也是作弊啊。




「藤、丸、立、香,我的,名字。」


並不流暢的機械音從不遠處傳來,藤丸立香知道自己該換個遮蔽處了,但這片花海平坦得讓他不知道要躲到哪裡去。


「你不是藤丸立香,如果你是,你就不會毀滅人理。」


「我,沒,有。」


緊接在回應之後的是燒灼到腳邊的火光,無處可逃了。藤丸立香筆直地站起來,轉身面對改造人,因為梅林加成和他自身魔力的關係,他所發起的攻擊其實大於Alter-ego,但一旦開始就不能停下攻勢。


畢竟,他的心臟與頭顱仍舊屬於人類。


針對改造人的關節發起攻擊是個好決定,然而對手指、臂膀較有效,頸部、腰口似乎受到了良好的保護,這種程度只能毀損改造人四肢末端的機械攻擊。


果不其然藤丸立香受到了第一擊,在腹部。


藤丸立香也毫不客氣地對準改造人的膝蓋,然而當他看到對方展開機械雙翼時還是忍不住停止呼吸。當初有過這念頭,但沒有請達文西製作,如今確實出現在改造人身上,對他而言並不利。攻擊接二連三降下,藤丸立香在保護要害的前提下發射銳器勾住了對方的翅膀,那個存在卻突然頑強地抵抗起來--




「毀滅、英、靈與根源、後、英靈不、存在,


沒有所羅、門的屍骸、與魔神柱、


沒、有混亂、的、人理與聖杯、


沒有、迦勒底、


沒有殺戮、




沒有你--」






藤丸立香不知道如何反應。


彷彿是靈魂離開了軀殼,看著落魄倒地的自己,機器人也會流淚嗎,抑或那是像伊莉莎白二號機臉上的裝飾,只是遠遠看著,便像藍色的眼睛溢出水滴--


這場景實則怪誕,真正的人類早已忘卻如何流淚,一個機器人卻被寫入了流淚的命令。(13)


藤丸立香將被炸毀的半臂對準改造人的頭顱,手臂的斷口上出現了砲口。他沒有什麼表情地轟炸改造人的頭顱。在那之後,藤丸立香仍然活蹦亂掉的,如先前所預測。


於是他拆開改造人的面板,這之間改造人仍試圖對他發起攻擊,差不多在即將完成最後程序前,他抬頭望向梅林。


「謝謝你。」


「嗯,和你在一起的時光,我也很開心。」


藤丸立香笑起來--真是久違的笑容,察覺到一切都將結束了嗎?梅林走上前去,花瓣被衣袍帶起。「與你的旅途,真是漫長呢--」


金色的陽光灑落在梅林肩頭,藤丸立香望向天空,不知何時褪去了灰暗,蔚藍得過分,其實他已經分不清這裡是哪裡,梅林的幻術是一絕的。或許只是為了讓他再看一眼蒼穹。


藤丸立香想了想,「可以拜託你一件事嗎,替我確認大家是否回到了原本的位置上。」




「這是必然的,根源沒有被摧毀,英靈殿具有自我修復能力。」


少年深深地吸了口氣,低頭在面板上輸入最後一段語言。






13.




梅林接住了少年的身體。


幾乎能淹沒人的花瓣肆意從四面八方湧入,讓人想到埃拉加巴盧斯的玫瑰雨(14),藤丸立香笑起來,想以單手遮去困窘的表情,然而他的手臂正迅速地分解,畢竟還是連接了人類的表皮組織,在失去憑依從者之後,歲月毫不留情地啃食他的血肉--


謝謝你讓我不至於這麼難堪。




但藤丸立香實在再說不出話,模糊的視線邊際中出現了一些色點,他的視力正迅速退化,從體內魔術迴路暴竄而出的魔力源源不絕流向外邊,他試圖抓住一點,好認清那些--




是聖劍巴魯姆克,齊格飛單膝跪下,垂下了頭。


祈禱之弓與天穹之弓佇地,有著綠色披毛的男子與碧綠裙角的少女似乎正在行禮。


血斧、虹霓劍、甘迪梵、魔槍......甚至是加拉哈德之盾。


花海之中一一浮現的英靈,帶著金色與五彩的粒子。


或遠或近,或單膝跪下,或闔眼垂劍示意,彷彿他們受到召喚的那日。




藤丸立香看不見了,遠方傳來尤瑞艾莉憤怒的聲音,「這算什麼......這算什麼啊??就算一開始我只是想愉快地看著你走向毀滅,但不是這樣啊?不該是這樣啊?你是比愚妹更加愚蠢的存在嗎?」(15)


那些花瓣受魔力吸引,密密實實地掩蓋住藤丸立香過於醜陋的傷口,又或者說,是在傷口處汲取魔力地瘋長。




他聽見梅林淺淺的呼吸聲,在他耳際,


「之所以來到這裡,並不是因為你為英靈殿帶來什麼毀滅性的災禍--英靈殿的時間永不流逝,所以他們早已明白了今日,即使如此,仍選擇回應你的召喚。


我來到這裡,是因為他們希望你能以御主的身分堂堂正正死去--」




似乎有什麼從藤丸立香緊閉的眼角落下,梅林以唇銜住,便已生出一朵花。


他懷裡的重量消散,那些花朵獲得自由般湧向四面八方,湧過眾多英靈的身側。




天空蔚藍得眩目,風亦滿載芬芳。


宛如理想鄉。


















<END>




(1)迦勒底的電力資源有四成作為魔力供給,可以確認迦勒底有「電力→魔力」的技術,加上達文西說的火種熄滅,合理推斷日常種火的收集不是為了餵從者,是為了供應迦勒底電力,再轉向從者提供足夠魔力。當魔力提供到達一個閾值,從者的模樣便會改變。






(2)御主會夢到從者的夢,先前提過了懶刷圖。


(3)織田信長:死於本能寺之變,在大勢去後縱火切腹自盡,死前留有一句「無關是非」,意為無可奈何。


(4)弗拉德三世:將兩萬名戰敗敵兵穿刺於木樁上震懾敵手,據傳這樣的刑場模規長三公里,寬一公里。


(5)阿爾托利亞‧Alter:阿爾托莉亞生前雖從未墜入邪惡之路,但她也有過迷惘與糾葛,有過對自我的憤怒,有過對周圍的哀嘆。正是這些要素因為詛咒而呈現出現在的模樣。(from 茹西教王的理想鄉)


(6)假的,來自電影《荷魯斯之眼》。


(7)「啊啊,我們一樣了呢」是選項之一。





(8)亞從者:和擬似從者不一樣,詳細設定看瑪修,目前的成功案例也只有瑪修。亞從者保有人類意識,從者也可以選擇是否交出力量,作為容器的人類有短壽缺點,英靈一旦離去,容器即刻死亡。


(9)Alter-ego的設定可以參考Fate/EXTRA CCC。不過令人驚訝的是在我打算寫這個梗之後日服萬聖節居然也玩起alter-ego惹????刷圖保證梗來自生活(。)




(10)高文絆10禮裝的妖精馬提過,高文會為了殲滅對手,熬上三天三夜也不肯罷休。


(11)安珍:清姬愛慕僧人安珍,僧人逃至道成寺,愛而不得的清姬化為龍/蛇,將躲在道成寺大鐘裡的安珍燒死。另外清姬將御主視為安珍的轉世。


(12)根源具有一定人數才能抵達的規定,但這裡並非一般狀況,就當作Alter-ego具有直達根源的能力了。


(13)伊莉莎白二號機:刷圖,看起來像是眼淚。




(14)名畫《The Roses of Heliogabalus》。




(15)資料來源自茹西教王的理想鄉。


齊格飛:手持聖劍巴魯姆克,劍柄有藍色寶玉。


羅賓漢:寶具為祈禱之弓,紅豆杉木製成。


阿塔蘭塔:持有天穹之弓。


埃里克:擁有血斧。


弗格斯:庫夫林義父,擁有虹霓劍。


阿周那:愛弓甘狄梵。


魔槍......擁有魔槍的人真不少,斯卡哈、庫夫林、刷子等等。


尤瑞艾莉:「表面對御主露出充滿了好感的微笑,然而實際上,她只是想愉快觀賞其走向毀滅的過程而已。畢竟好不容易才遇見久違的人類,一定要好好在一旁觀察其痛苦的樣子--」(茹西)






>> 這是拉到最後一行才有的糖:第四段英靈殿裡所羅門的空位旁還有一個空位,那是大家留給藤丸立香的。


並不重要的作者感想。略過,請。

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(2)
热度(110)
©奶昔是什么鬼 | Powered by LOFTER